又使得她很矛盾。这也是她始料未及的。她被摩西所吸引并同他发生了关系。玛丽觉得自己是疯了,她竟然走进了种族禁区,她失去了白色人种的所谓尊严。除了死,她的任何选择,都无法圆满甚至是赢得起码的尊严。玛丽和摩西的关系已被白人托尼发现,玛丽在百般纠结之中,抛弃了摩西。摩西盛怒之下杀死了玛丽,平静报案等待被捕。
  四、结论
  玛丽的悲剧,不是她个人的悲剧,而是女性的悲剧。她一生都是在男权的压制中痛苦地挣扎着。狭隘的种族主义意识妨碍着她对社会与自身的关系做出深刻的思考,伴随着她人性的扭曲。因此,可以说玛丽的死是男权主义同种族主义合力的产物。
  参考文献:
  [1]李正栓,孙燕.对莱辛《野草在歌唱》的原型阅读[J].当代外国文学,2009,(4).
  [2]马云龙.野草在呐喊——《野草在歌唱》中“野草”的三重象征寓意解读[J].时代文学(上),2010,(4):163
  [3]多丽丝·莱辛.野草在歌唱[M].一蕾,译.南京:译林出版社,2008.
  [4]邓平平.悲剧的人生──《野草在歌唱》人物分析[J].长春学院学报,2009,(05).
  [5]西德蒙·德·波伏娃.第二性[M].陶铁柱,译.北京:中国书籍出版社,2004.
  [6]多丽丝·莱辛.野草在歌唱[M].一蕾,译.南京:译林出版社,1999.
  [7]Lessing,Doris.The Grass Is Singing.Harper Perennial Press. 2000.
  作者简介:王继红(1980-),女,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人,河套学院外国语言文学系讲师,河北师范大学英美文学方向在读研究生,从事英美文学和方向的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