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分析。”
  险资大有可为
  在信托被堵、银行贷款收紧的大背景下,或许保险资金能成为解决城镇化资金来源的一个重要渠道。事实上,自2012年9月开始,一些券商和保险机构就开始积极调研,挖掘“城镇化”中的机会,保险资金更是密集调研,将城镇化作为未来掘金的新高地。
  据投行测算,仅基础设施和不动产两项,目前保险资金能够为城镇化建设提供的资金就可达到约1.2万亿元。   2012年12月,酝酿两年之久的保险资金投资城镇化项目第一单出炉。
  2012年12月19日,太平资产管理公司(太平资管)发起设立的“太平资产—苏州工业园区镇一体化项目债权投资计划”获得批准。太平资管是中国太平保险集团发起并设立的资产管理机构。
  按照保监会规定,保险机构发起的基础设施债权投资计划其自身认购额度不能超过该计划的50%。该债权投资额为11亿元,资金除了太平资管本身认购,其他资金来源于保险业内外的一些金融机构,目前已经获得超额认购。这填补了保险资金在城镇化中的空白,该投资计划收益率估计可达6%~7%。
  事实上,“积极稳妥推进城镇化”,中央在国家上态度明确,可进一步推动险资在投资方向上倾向于城镇化建设项目。但险资最终决定是否投资,却各家公司各有其风格,有的激进、有的保守。
  平安资管的风格较为激进,去年投了20个项目,人员和机制都比较灵活。
  “平安资管在已划款的债权投资项目的投资规模很大,估计算上今年的可能有600亿元~700亿元,而国内最大的保险资管国寿也不过400多亿元。相对来说,国寿这样的大国企投资风格非常谨慎。”平安一名高层对记者说。
  合众人寿保险公司总精算师王晴博士也对记者表示,保险资金非常谨慎,有些项目风险较高,险资不会积极参与进去,王晴说:“保险资金参与基础设施建设不过5~6年的时间,现在2000多亿元的资金,占整个保险业资金的5%左右,份额非常小。不过去年政策对险资的投资限制放宽到10%,预计未来会释放出一定的空间。”
  平安资管董事长万放认为,保险的特点在于量大、周期长,可以对接基础设施,优势很明显。事实上,在保险投资新政放宽了保险公司投资基础设施建设和不动产的各项要求后,这就已经在政策上给予了便利,顺应了城镇化建设过程中对保险资金的需求。
  基础设施类项目一般所需资金量较大、项目营运周期长,稳健的保险资金可以弥补城镇化过程中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的资金缺口,同时也为保险资金找到稳定的配置标的。
  据了解,2009年保险资管公司设立基础设施债权投资正式开闸。但当时的规定有严格的限制,即保险资管公司基础设施债权投资计划的偿债主体必须是在中国境内、境外主板上市的公司或者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或者是中央大型企业(集团)。
  2012年10月,监管出台了《基础设施债权投资计划管理暂行规定》,进一步放宽了基础设施债权投资计划的投资范围、减少了对偿债主体的严格限制。这实际上意味着,大量地方政府的基础设施建设均可纳入保险资管公司债权投资计划的投资范围。
  与此同时,《基础设施债权投资计划暂行规定》还允许债权投资计划在符合条件的金融资产交易场所发行、交易和流通,进一步提高债权投资计划的流动性。
澳门博彩十大平台大全  据消息人士透露,为了适应市场,保监会最近还对内部审核制度进行了调整,原来是备案制,去年10月改为注册制,后来又成立了一个来自业界一线专家的委员会。“这个改革应该说是提高效率和透明度的一个很好的举措。”这位消息人士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