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中心研究员、《战略评估2012》副主编于淼接受了《国际先驱导报》记者黄资捃的独家采访,对报告的部分内容做了解读。
  让世界了解军方智库立场
  黄资捃(以下简称黄):军事科学院国防政策研究中心5月底发布了《战略评估2012》中英文版年度报告。作为军方高级智库,发布报告的背景和意义是什么?发布后反响如何?
  于淼(以下简称于):《战略评估2012》中英文报告,作为中国军方高级智库首次向国际社会公开发布战略评估报告,是军队智库走向世界的一次有益尝试,更是军队学者坦然面对世界的重要突破。
  正确地观察、分析和判断国内外大势,是科学制定国防政策和筹划国防、军队建设的根本前提。对形势的估计和判断,也是事关我们的信心、信念的大问题。
  中国作为一个国际社会地位不断发展变化的大国,世界渴望了解我们的观点,倾听我们的声音。而军队学者这一特殊的团体,对国际形势的看法会更为世界关注。战略评估报告的发布,搭建了增进军队学者和国际社会相互了解和信任的崭新平台,是中国军队更加开放、透明和自信的一个标志。
  报告发布以来,国内外媒体、军地学者及广大网民给予了极大关注,给出了客观而积极的评价。作为军方高级智库发布战略评估报告,是顺应时代发展的潮流,顺应军队现代化建设和发展的要求,顺应广大民众的期待,这也为今后我们继续发布战略评估报告带来了坚定的信心。
  亚太成世界战略博弈中心舞台
  黄:《战略评估2012》选择亚太地区战略形势进行评估,是出1于什么考虑?
  于:出于两方面的考虑:首先,随着全球经济和战略重心向亚太转移,各大战略力量依托亚太、博弈亚太的趋势明显。亚太日益成为新的世界地缘政治、经济、军事中心,成为全球最有潜能、最快发展、最具活力、最富机遇之地。目前亚太地区大国力量对比正发生重要变化,美国“亚太再平衡”影响深远,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崛起凸显新的利益诉求,历史遗留问题与现实利益矛盾相互交织,热点问题与危机事态多发联动。
  亚太正成为世界战略博弈的中心舞台,处于前所未有的大变局之中,这是当今国际形势的最突出特点。其次,亚太地区是中国经略周边、有效应对外部威胁、由地区性大国向全球性大国迈进的关键地区和重要战略依托,亚太地区的战略形势发展对中国意义重大。
  安全战略环境不确定性增大
  黄:报告认为目前中国面临着怎样的战略压力?
  于:2012年,美国战略重心加速东移,大国战略博弈激烈复杂,涉我海洋权益争端急剧升温,地区军备竞争日趋激烈,资源之争和制度之争日益突出,一些国家民粹主义抬头,影响地区安全环境稳定的热点问题持续升级,中国面临的战略压力显著上升,处于冷战结束以来第二个显著上升期。复杂、敏感、不确定性增大的国家安全战略环境,为中国的和平发展带来了严峻挑战。
  黄:应该如何认识并缓解这种压力?
  于:我们要看到,变化带来挑战,同时也孕育机遇,维护国家和平发展的机遇还是大于挑战,希望仍多于困难。在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和西方发达国家经济低迷的情况下,亚太地区经济总体上保持繁荣的局面,成为推动全球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中国经济一直是世界经济发展的亮点,对世界经济复苏增长的拉动作用明显。虽然美国战略重心东移,使中美关系平添许多变数,但是两国走向全面对抗的可能性仍然不大。亚太各国相互间经济合作、海上安全合作等也在持续深化。这些都为中国和平发展提供了历史性机遇。
  只要我们科学判断形势,全面把握当今世界发展变化带来的机遇和挑战,坚持和平发展,继续深化改革开放,按照冷静观察、沉着应对的方针处理一切国际事务,就一定能够走出一条与其他大国不同、与历史陈规不同、具有世界意义的复兴之路。
  中美应力避亚太局势失控
  黄:习近平主席提出中美之间应建立“新型大国关系”,这一大国关系应该如何构筑?
  于:中美构筑新型大国关系,是一个需要不断探索的长期过程,需要中美两国共同努力,摒弃冷战思维,彼此间多释放善意、少释放敌意,尊重各自的利益关切;不断增进理解并相互借鉴、相互启发、相互促进彼此间不同的文明、价值理念和发展模式,不断将共同利益扩大化并推广到不同的层面与范围,将矛盾和分歧缩小化并限定在特定的层面和范围,不断凝聚共识,深化合作,共同发展。
  黄:美国亚太再平衡对未来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有何影响?
  于:美国重返亚太后的一系列外交、经济和军事举措,使中国周边安全环境日趋复杂,加剧了中美之间的战略互疑。曾经作为中美关系“粘合剂”的经济关系,也可能成为两国之间新的“摩擦源”。美军在西太平洋地区加紧排兵布阵,使中美军事关系发展面临新的障碍。
  但从总体上看,中美仍存在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基本条件。中国一直本着着眼大局、着眼长远的原则处理中美关系,将其作为外交工作的重中之重。美国也将中美关系作为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保持与中国关系的基本稳定,以避免亚太局势失控。
  周边大部分国家乐见美国继续留在亚洲,但也不愿看到美国采取过于刺激中国的冒险政策。目前,中国、美国以及中国周边大部分国家之间的关系正呈现出一种相互借助、相互牵制、力避局势失控的特征。同时,中国遏止危机和战争的战略能力日益提升,有助于防止中美两国关系偏离正常轨道。
  将每年定期发布评估报告
  黄:报告撰写组经过长时间的辛苦拟制并发表此次报告,您有什么感受和?
  于:作为军队学者,我感到身上承载着比以往更加强烈的责任感、使命感。在实现强军梦、强国梦的过程中,中国军队学者应该始终站在关乎国家和军队前途命运的高度,坚持发挥自己独特而重要的作用。
  面对复杂严峻的安全形势,始终要有强烈的忧患意识,始终保持高度的战略清醒和战略自信,科学判断形势,全面把握当今世界发展变化带来的机遇和挑战,为国家战略决策作出科学的咨询建议。
  学术研究应该适应形势发展的需要,尽可能地以国际的视野和更开阔的眼光来看待问题,摆脱原有研究的狭隘闭塞,显示出新时代、新形势下中国军队学者的开放、包容和自信。
  军事科学院国防政策研究中心采取“小核心、大外围”的科研组织模式,从军内外、国内外聘请了若干不同领域的专家学者参与课题,开展联合研究。许多专家积极承担科研课题,发挥了很大作用。衷心希望能够与各领域的专家学者保持更加广泛、开放的与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