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他们的共性,从而得到这一类题的一般解法,并上升到理论的高度,去掌握属于这一类型的其他特殊个体的解法。只有这样,才能有效地把学生从题海中“解放”出来,从而避免过多地重复做题,从而节省大量的时间,去轻松地丰富自己的业余文化生活,做到全面的发展。当然,题海无限而题型有限,这就需要教师作出大量的工作,进行归纳总结。
  2.由简单到复杂,循序渐进。中学生易于接受知识,但也厌学,这就需要遵循由简单到复杂这样一个发展规律。教授知识由浅入深,特别是对差生,更应珍惜他们难得的“暂时兴趣”,多鼓励,少批评,以极大的耐心去赢得他们的参与意识。例题应精讲多练,让学生拥有更多的独立思考时间,不愤则不启;辅导应有目的,有计划的进行,有意锻炼学生的做题技巧,让学生亲身感受数学的乐趣,加深他们对数学的感情。
  教师教时如此,学生学时也理应如此。特别是比较复杂一点的几何证明题,图形中出现的线、角比较多,学生看得眼花缭乱,不知如何下手,但如果自己亲自动手画图,添一条线,等到整个图形画成时,动脑想一想各部分之间的关系,一般情况下思路就比较清晰了。这实质上就是一个由简单到复杂的思维过程,一旦学生整理出它的证明过程,会感到并非像开始分析时那样复杂,这只不过是把较零乱的关系理顺而已。这样,学生就养成了独立分析问题的好习惯,而不再一味的依赖老师。更为重要的是,无形之中使学生具有了一定的“抗干扰”能力。利用此法,久而久之,学生的“抗干扰”能力越来越强,发现问题越来越快,解决问题的速度和质量也会明显提高。
  3.运动和静止相结合。运动和静止既对立又统一,我们在教学过程中也应充分体现这一唯物辩证。在讲解三角形全等及相似时,因为两个三角形具有这种特殊关系而需寻求对应,于是我们让一个静止,另一个通过“对折、平移、旋转、翻转”这些全等变换方法运动到它的位置上去。开始时总是不习惯,感觉速度慢,但若在做每一个题时都在脑海中重复这样一个“演示动作”,几次、十次、百次后,逐渐从生疏到自动化的程度。这无疑为到高中学习立体几何甚至于大学时搞制作演示动作,都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在讲解例题时,我通常有意改变一下书本中例题的图形,结果并不影响题的推理,证明。然后让学生比较图形中哪一部分可变,哪一部分不可变,不可变既是由已知推出结论的决定性因素,而非决定性因素则可以任意改变(或在某一范围内变化),这样又有利于锻炼学生对“一题多形”的适应能力。
澳门博彩十大平台大全  总之,在提倡素质的今天,必须培养学生的各种能力,做到全面发展,才能适应当前社会对的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