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小前台去查证后,顿觉事态严重。
  他说他不能改名字,公司刚稳定,品牌做大不容易。我说我也不能妥协,只能以法律的武器来保护自己。
  最后,方达提议私了。
  我接受。其一,我需要这笔钱过冬。其二,方达的工作室可比我的有名气多了,我可以趁机抱大腿。其三,我的已经不如刚来时那么纯洁。
  方达付我5万元,我们一纸协议,将“夭夭视觉”的冠名权一女嫁二夫,不同的是,他稍改了招牌的字体和颜色。
  四、我就是要讹上你
  对于方达来说,我这个横空出世的彪悍妹子,只是他经营事业路上的一段山寨小插曲。但对于我来说,他的意义十分重大,从我连续几天在梦中与他上演小清新或者重口味的纠葛之后,我就知道,我被丘比特射懵了。
  尽管我俩目前只有一张牌匾的牵扯,但我必须想尽一切办法,将这个小插曲变成热播美剧,一直播到无限季。
  就在我与方达告别后的一周,我的事业终于回春了。一家规模很大的公司主动找我做方案,最终,客户对于我提交的三个备选方案很满意,不仅提前支付了我的设计费,还承诺会将以后的工作都交给我做。
  一周后,我接到了方达打来的电话,电话那端的他语气有些颤抖,只是怎么听都像是愤怒的节奏。
  他说,是我以夭夭视觉之名,抢走了本该属于他的客户。那个客户没有弄清地址就随便百度了下,最后找到了我。
  我在电话这端为自己成功抱上大腿得意忘形,为了安慰方达那颗受伤的心,以及与他碰撞出更多的火花,我决定请他吃饭。
  他欣然同意。
  放下电话,赶紧约闺密小岛去做SPA,小岛对我的反常态行为表示不解,我告诉她,因为我马上就要去约会。小岛就像我肚子里的蛔虫,坏笑道,要不要我趁机火上浇油让你们烧得更旺些?
  五、有些损失不是你能赔得起的
  那天,我精心打扮良久,当小岛电话告知她已经开始行动的时候,我才结束浓妆淡抹,忐忑赴约。
  方达说,他找了一些我做过的案例看了下,觉得我也算个有才华的人。难得有人如此欣赏我,真是酒逢知己千杯少, 我“嗞溜”“嗞溜”地喝了N小盅。慢慢地,看方达变成了两个、三个,我也记不清自己当时说了啥,后来貌似小岛出现,再后来,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再醒来,已是晚上6点钟,我躺在自己的小床上。预想中的香艳场面并没有上演,我的衣裳一件都没少。坐在床边的是小岛,不是方达。
  忽然,方达从厨房里出来,小岛向我使了个眼色。
  小岛瞬间影后上身,悲戚戚地说:“桃子你不要难过,你们在一起那么多年的感情,竟然这样不信任你,就算方达最后抱了你,那也是因为他要把喝醉的你送回家啊,他竟然还说你们俩有私情,说话真难听,这样的男人跑了就跑了吧。”我哭:“呜呜,我们那么多年……”小岛抢白:“八年的感情算什么,你们已经谈婚论嫁也没办法啊,即便见过家长也没辙啊,你们已经定了婚期?不会吧,那你可就惨了,方达那一抱真是夺命啊,把你的幸福未来都给抱没了。”
  方达就站在小岛的身后,脸色一阵白一阵青。
  小岛假装刚发现方达,顿时流露出不小心吐露真相的愧疚样子。
  方达很严肃,说:“对不起,我真没想到,会给你带来这样的麻烦。”
  小岛抢白:“不是麻烦,是毁灭性灾难,我那天是带他男友来找她试戴戒指的。谁知道,竟看到那么不堪的一幕。”
  其实倒也没有多么不堪,就是我借着酒劲撒泼,钻进方达的怀里蹭来蹭去,结果,被小岛和她找的临时演员抓了个正着。
  六、我用一辈子赔,行吧
  我告诉方达,本人对感情生活绝望,只想好好拼事业。眼看着一个灭绝师太即将横空出世,方达便提出战略合作的方式主动让我抱大腿,企图以委婉的方式在经济上对我有所补偿,我欣然接受,这一抱就是三个月,不发生点奸情都对不起诗经了。
  那天,方达约我吃饭,在我吃得正香的时候,他用他那双操作艺术的爪,抓住了我这双操作艺术的爪,并向我透露一个惊天秘闻:当初那个走错门的客户实际上是他故意让给我的,因为他对我一见小钟情,又找不到给我打电话的理由,于是才想了那个办法,后来见我因他落单,他表面上愧疚难当,实际上开心到死。
  闻此霹雳,我掩饰着内心的喜悦,说:“你当初险些砸了我的饭碗,后来又搅了我的姻缘,像你这样的灾星,是该被好好看管起来了。”当然,我永远不会让他知道,我们之所以能走到今天,全因他当初“扶”了不该扶的腹黑文艺女。
  人世间最美好的邂逅也不过是如此了,在际遇的引导下,两个人在茫茫人海中嗅到了对方的味道,并互相努力着相互靠近,制造一切机会成全,待到时机成熟,最后一拍即合。这期间无论遭遇多少曲折和悬念,结局一定是纯爷们和灰姑娘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